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命奥秘与医学 >> 内容

人体冷冻争议背后:参与的人至今没有一例复苏

时间:2017-09-02 11:43:34 点击:

  核心提示: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var$SCOPE = {}; SINA_TEXT_PAGE_INFO['videoDatas'] = { videos:[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人体冷冻争议背后

  在桂军民签名的知情同意书中,明确写着:“银丰研究院没有保证、担保或承诺生命延续研究计划在未来一定会成功,也不能准确预测未来医学科技的发展时间表。”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8月14日,在过世近百日后,山东济南女子展文莲登上了《科技日报》的头版头条,成为这则标题为《死亡“暂停”:液氮罐里的阴阳穿越》的新闻主角。

  大约三个月前, 49岁的展文莲在平静中去世。家人为其举办了追悼会,置办了墓地。一切都遵照当地风俗举办,看不出异样。

  当时鲜有人知道,她的墓只是一个衣冠冢。其真身被放置到了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下称“银丰研究院”)的低温医学研究中心内,以头朝下的姿态放置在一个容积2000升、高约4米的不锈钢液氮罐内,里面是零下196℃的极低温。每隔10天到半个月需要补充液氮,这样做的目的,是期待未来医学科技发展后,可以“起死回生”。

  展文莲成为中国本土首例人体低温保存者的新闻被报道后,人体冷冻期待复活的话题,迅速蹿升为网络热门搜索词。目前,这个话题在微博上的讨论已接近1亿人次。

  持续火热的同时,争议声也不绝于耳。该技术有多少科学依据?是否有商业炒作之嫌?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对此持何种立场?

  银丰研究院一位不愿意具名的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前期媒体报道较多,该项目已引起合作单位齐鲁医院和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高度关注。目前,行政主管部门都还没有给该项目定性。

  持续55个小时的手术

  “祖籍河南、生在新疆、长在新疆。上海体院毕业后,来山东工作,和妻子展文莲是初中同学,两人今年同为49岁。”

  一见面,桂军民简要跟《中国新闻周刊》做了自我介绍。桂军民在济南一家体校任职,妻子生前在一家银行工作。

  去世三个多月了,展文莲的照片、刺绣作品等仍然在家里摆放着。

  2015年6月,一向身体健康、爱好运动的展文莲被查出罹患肺癌。2016年12月12日,展文莲住进了齐鲁医院。

  2017年2月,患病一年多的展文莲,癌细胞多发转移。知道妻子康复无望后,桂军民将她转去了齐鲁医院舒适医疗综合病房(临终关怀病房)。

  有一次,桂军民和病房主任类维富聊天,无意间听到银丰研究院正在研究的“人体冷冻(人体低温保存)”技术。

  类维富提到的这项技术,意味着人的遗体在一定条件下,保存在极低温环境下,等到未来医疗水平可以攻克这种疾病时,死者有望被唤醒。

  类维富是人体冷冻技术的追随者。他曾表示,“先不提复活的事情。你把人冷冻起来,就相当于在家里放了一个医药‘灭火器’。”

  类维富将冷冻遗体理解为一种“生物医药资源”,他本人是银丰生命延续计划的会员。他认为,这种尝试可以缓解病人和家属心理压力,带来安慰和期望。

  听了类维富的介绍,桂军民几乎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这个技术。

  此前,他从来没有和银丰研究院打过交道。之后,他隔三差五地跟该研究院的专家团队接触,打听人体低温保存手术的操作流程、技术未来的发展,以及手术中存在的风险等。专家团队告诉他其中的风险:人体冷冻降温时,可能会有冰晶刺破细胞膜和血管,这样细胞将失去活性、没有办法实行血液循环,就将失去冷冻价值。

  但桂军民依然有期待。“因为现在冷冻卵子、精子等都成功了。以此类推,我也相信人体冷冻后可以复活。”

  当时,展文莲已经无法顺畅地表达意愿,但思维依然清醒。桂军民很含蓄地告诉妻子,说她这个病现在暂时治不好,现在有个技术,可以先好好睡上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有可能再醒来。妻子点了头。

  2017年4月,桂军民先后签署了两份文件——与银丰研究院签订了生命延续计划知情同意书;与齐鲁医院签订了遗体捐赠同意书。

  就这样,展文莲的遗体,被定向捐献给了有遗体捐献接受资格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她由此成为银丰研究院科研项目“生命延续计划”的志愿者。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是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合作单位。资料显示,该医院是国家卫生计生委委属(管)医院、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山东大学的附属医院,始建于1890年,现系三级甲等综合医院。

  2017年5月8日凌晨4点01分,49岁的展文莲在病床上呼吸和心跳停止,医生宣布她临床死亡。

银丰研究院与齐鲁医院的专家在为展文莲实施人体低温保存操作。图/受访者提供银丰研究院与齐鲁医院的专家在为展文莲实施人体低温保存操作。图/受访者提供

  银丰科学院提供的材料介绍说,按照人体低温保存技术的实施流程,在她生命终点即将来临之前,银丰研究院的临床响应团队已在医院周边待命了40多个小时。在主治医生按照法定程序宣布临床死亡之后的两分钟内,几位临床响应专家迅速向她的体内注射了抗凝、抗氧化和中枢神经营养等药物,并通过循环系统快速输注冰盐水进行物理降温,同时实施气管插管,启动呼吸机和Lucas2等心肺支持设备,以保障身体供血供氧,维持机体生理功能。

  13分钟后,展文莲的遗体被专用救护车快速运往银丰研究院低温医学研究中心,准备开始至关重要的灌流置换手术。

  灌流置换手术是人体冷冻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即通过动脉插管,外部用体外循环机支持血液流动,从而用冷冻保护剂将人体内的血液置换出来。这是一条类似流水线的精确工作流程。经过一系列程序操作后,展文莲身体内外温度都稳定在了零下190度以下。整个手术过程持续了55个小时。

  5月10日晚,桂军民和几位家人来到银丰研究院,来见展文莲最后一面,整个见面过程仅有10秒左右。

  他们隔着透明玻璃,看到因为灌流的原因,她看起来比之前显得瘦弱了。他们原以为冷冻后人会变得有些干瘪,但看到眼前的展文莲还是“几乎和生前一样,就跟活着一样”,桂军民甚至“想过去用手去摸一摸”。

  随后,十多名研究人员对展文莲的遗体深深鞠躬后,她的身体被一层睡袋包裹好,存放在金属舱中。然后,再通过吊装设备将金属舱装入罐中,并盖好。至此,她的身体被转移至零下196℃的液氮罐中,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银丰研究院相关科研人员每天都来监测罐内的液位、内外温度以及罐体不同点的温度,每隔10~15天,他们会向罐内补充液氮。

  在展文莲百日祭时,桂军民来到她的衣冠冢前,打开她生前使用的手机,播放了一曲《我只在乎你》:“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这首歌是展文莲百听不厌的一首歌。

实施人体低温手术后,研究人员对展文莲的遗体鞠躬告别。图/受访者提供实施人体低温手术后,研究人员对展文莲的遗体鞠躬告别。图/受访者提供

  为商业化铺垫?

  在展文莲被冷冻近百日后,一场活动,让该事件开始走进大众视野。

  8月13日,银丰生物举办了一场媒体见面会,对外展示这个中国首例人体低温保存技术成果。银丰生物董事长生德伟、代理总裁庞勇、银丰研究院副院长贾春生,以及参与首例低温保存手术的医学专家——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外科主任孙文宇、麻醉专家及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舒适化病房主任类维富、银丰研究院临床响应专家阿伦·德雷克(Aaron Drake)等悉数到场。

  关于展文莲人体冷冻的新闻经报道后,关于银丰研究院的来头,以及这项技术是否有商业目的问题,也引发热议。

  资料显示,银丰研究院由银丰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2015年出资成立。这是一家主攻基因工程、干细胞技术开发,人体细胞、组织及器官低温保存与复苏,细胞治疗及再生医学转化的专业研究机构。

  2015年,银丰研究院发起设立了山东省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旨在推动生命科学的发展。它资助4项研究计划:生命延续研究计划、组织器官银行计划、(干)细胞医学转化研究计划和基因工程计划。

  银丰研究院所属的银丰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亿元。其官网显示,截至目前,银丰生物所辖公司已达26家,涉及脐血储存、基因检测、细胞治疗等多个领域。

  从2013年开始,银丰团队就开始接触人体冷冻。团队去往俄罗斯和美国的人体冷冻机构参观,还和他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无论是银丰研究院还是桂军民都说,展文莲的冷冻资金,大部分来自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桂军民称,这个事情他一分钱没花,只是为了表达心意,他向该基金会捐赠了一点钱。但他没有透露具体捐款数额。

  做人体冷冻需要不菲的费用,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科技日报》曾援引银丰研究院一位工作人员的话,披露了这项手术的费用构成:液氮罐,40万;程序降温设备,40万;体外循环机,100万;呼吸机,七八万。另外,实验室搭建需要500万元等。“每做一次冷冻,光是冷冻保护剂的费用就是二三十万。还有手术的其他耗材费用,专家费用,救护车费用等等。”

  人体进入低温保存状态后,每隔10天到半个月需要补充一次液氮,这一费用大约为每年5万元。

  “目前全是投入,没有收益。”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负责人贾森坦言。

  尽管银丰团队反复强调该项目的非营利性质,但有舆论还是认为,该项目隐含着商业性,现在即便“全是投入”,将来时机成熟,也会走向商业化。

  成立于1972年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是美国非常有影响的一家提供人体冷冻技术的机构。该机构虽然宣称没有盈利,但仍然在进行商业化运作。目前,在该机构全身冷冻的费用为20万美元,脑神经系统冷冻费用约8万美元。会员年费为620美元。居住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会员,还必须缴纳180美元的紧急情况响应费。

  关于“生命延续计划”是否具有商业化的趋势,银丰研究院副院长贾春生曾表示,如果人体冷冻技术能成功,这意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