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UFO与外星人 >> 内容

如果遇到了外星人,我们要怎样和它们交流?

时间:2022/6/13 21:50:34 点击:

  核心提示: 撰文 | 丹尼尔·奥伯豪泽尔(Daniel Oberhaus) 翻译 | 张宇哲 假如我们真的遇到了地外智慧生命(俗称外星人),那么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要如何与他们交流?”不久前,一支国际研究团队详...

撰文 | 丹尼尔·奥伯豪泽尔(Daniel Oberhaus)

翻译 | 张宇哲

假如我们真的遇到了地外智慧生命(俗称外星人),那么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要如何与他们交流?”不久前,一支国际研究团队详细介绍了一条用于联系外星人的新信息。这支团队由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的蒋红涛(Jonathan Jiang)领导,团队称这种新信息为“银河系中的灯塔”(Beacon in the Galaxy)。信息由13个部分组成,是对1974年阿雷西博信息(Arecibo message)的一次更新。阿雷西博信息是人类第一次尝试主动给地外智慧生命发送信息。

蒋红涛和同事计划向位于银心附近的一个密集恒星环发送信息,因为那里可能有宜居的行星。这条信息还包含一个最新设计的回信地址,能帮助任何收到信息的外星人确定我们的位置,从而使他们能够像研究人员希望的那样开启一段星际对话。蒋红涛表示:“这条新信息的设计初衷是用最少的‘语言’传达最丰富的关于人类社会和人类自身的情况。得益于电子技术的进步,我们能够比1974年时做得更好。”

迄今为止,人类向太空发送的几乎所有信息都是基于数学和基础科学的概念而设计的,目的是希望具备接收无线电信号能力的外星人能够理解其中的含义,因为我们人类和高等地外文明可能都很熟悉这些概念。不过,在选择编码信息的方法时,相比于直接利用人类语言或数制(numeral system),许多设计(包括新提出的“银河系中的灯塔”)都选择将信息编码为一幅位图(bitmap),这是一种利用二进制代码创建点阵图像的方法。

位图法是一种逻辑方法,任何智慧生命应该都能识别出开/关和有/无,而这种二状态系统正是二进制的本质。但这种方法并非完美。弗兰克·德雷克(Frank Drake)是搜寻地外智慧生命(SETI)的先驱者,德雷克在设计出阿雷西博信息的原型后,曾通过邮件将这条二进制信息发送给多位同事,包括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然而,没有人理解这条信息的内容,并且只有一个人发现这是一幅位图。

另外,即使外星人设法解码了信息,但也可能无法看到解出的图形。“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如今地球上动物的视觉是经历多次演化后获得的。”道格拉斯·瓦科奇(Douglas Vakoch)解释道。瓦科奇是METI(给地外智慧生命发送信息)国际组织的主席,这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主要研究如何与地外智慧生命交流。“类似的,外星人也可能拥有视觉,但这仅仅是一种猜测。而且,即使他们看得见,也不一定能够理解图形的含义,因为其中还蕴含着很多文化背景。”

蒋红涛和同事在《星系》(Galaxies)杂志上报告了这条新信息。此外,这条新信息的设计主要基于“宇宙呼叫”(Cosmic Call)任务在2003年发送的信息,当时的消息是由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的叶夫帕托里亚RT-70射电望远镜发送的。这种设计的特点在于自定义位图“字母表”(a custom bitmap “alphabet”),它能够降低传输误码率。这条新信息以一个质数开头来显示寄信者是人类,然后用上述截然不同的字母表引出我们的十进制计数系统和初等数学。随后,再利用一种普遍现象——氢原子由于能级跃迁而产生无线电波——阐释时间这个概念,并标记从地球发送这条信息的时间。另外,新信息中还介绍了元素周期表中常用的元素,并描述了DNA的结构和化学性质。

最后一部分很有可能是外星人最感兴趣的,但也可能是最难理解的内容。研究人员想要通过新信息展示男人和女人的画像、描述整个地球表面的地图和太阳系示意图,并附上了外星人在回信时可以使用的无线电频率。另外,他们还提供了以球状星团位置为参考系下的太阳系坐标;球状星团紧密排列着数千甚至数百万颗恒星,且非常稳定。

蒋红涛和同事提议,未来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艾伦望远镜阵列(Allen Telescope Array)和中国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发送这条新设计的信息。位于波多黎各的阿雷西博望远镜损坏后,这两台望远镜成了世界上仅剩的SETI研究者能够利用的射电望远镜。不过,目前它们都只能被动地接收来自宇宙的信号。蒋红涛表示,为其中任意一台望远镜装配传输设备都不是一桩小事。但也并非不可能,蒋红涛继续说道,他和论文合著者正在讨论如何与中国的FAST研究团队合作,从而实现这条新信息的发送。

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应该向宇宙发送信息,这在SETI研究者中引发了一场争论:一切努力会不会只是在浪费时间?发送的信息是否会招致恶意的攻击?美国鲍灵格林州立大学的研究员谢里·韦尔斯-詹森(Sheri Wells-Jensen)说:“我并没有为外星人入侵而整日提心吊胆,但其他人或许生活在恐惧之中。尽管我无法感同身受,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担忧无关紧要。”韦尔斯-詹森是设计星际对话在语言学和文化方面的专家。不过,韦尔斯-詹森补充道:“很难在‘发送什么信息’和‘是否应该发送’这样的问题上达成全球共识,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尝试。争取解决这个问题,并向尽可能多的人提供相关信息,是我们的责任。”

而且,还有许多人坚信主动搜寻地外智慧生命(active SETI,也就是前面提到的METI)的潜在回报远高于风险。他们的说法是,与外星人的首次联系将成为人类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时刻,但如果只是等待其他生命联系则可能一无所获。至于被怀有恶意的外星人毁灭的危险,其实我们很早就暴露了自己——那些能够到达地球的外星人肯定早就自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就能探测地球上存在生命的化学特征,也能探测到从无线电广播、电视和雷达系统“泄露”的电磁辐射信号。

“我们邀请全人类参与谈论,共同商议是否应该发送这条信息。”蒋红涛说,“我们希望,这篇论文能够激发人们思考这个问题。”

本文转自《环球科学》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站公众号同步更新

欢迎扫码关注!

本类固顶
  • 没有
  • 宇宙探索网(www.yztsw.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来自网络和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Email:wlcz_8@163.com 站长QQ:17893691

    苏ICP备16045210号-3
  • Powered by laoy! V4.0.6